【影評】《瘋狂亞洲富豪》:賽局智慧的完美運用

《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看似「灰姑娘入豪門」、「婆媳開戰」的舊題材,但並不俗套,這部浪漫的愛情喜劇電影,電影故事直到結局的最後一刻,觀影心情都還會為小倆口這段波折的愛情路而擔憂。《瘋狂亞洲富豪》讓人看了笑中帶淚,劇情還帶有不少文化省思,無疑是2018夏天最好看的一部愛情電影。

電影改編自作家關凱文在2013年的同名小說,他將亞洲富豪的現象寫成三部曲,《瘋狂亞洲富豪》是第一部;第二部是《中國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2015年);第三部是《富人問題一籮筐》(Rich People Problems: A Novel,2017年),或許未來都有機會改編成電影。(從《瘋狂亞洲富豪》最後的片尾彩蛋看來,似乎已預留著發展續集電影的伏筆)

《瘋狂亞洲富豪》是繼1993年《喜福會》,25年後再次全由亞裔演員擔綱主演的電影,8月15日在美國先行上映(即中國農曆情人節當周),開出不錯的票房及好評口碑。愛德華上周參加試映後,就與周邊喜歡愛情類型電影的朋友分享,《瘋狂亞洲富豪》好看不能錯過!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故事討論著東、西方文化的差距,還有華人身份的認同及被認同等問題,愛德華相當喜歡劇中深情的富二代尼克對女主角瑞秋說的一句話,「不管妳在世界那個角落,那就是我的歸屬。」打破文化隔閡與歧見,需要愛的包容,而愛情的兩人世界,最終要組成家庭,兩人擁有一致的價值觀,遠比外在其他因素都重要。

好了,接下來愛德華來分析《瘋狂亞洲富豪》好看的原因。華裔導演朱浩偉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重要推手,他的出身背景,相信讓他在處理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問題更能上手,過去他以執導《舞力全開》、《舞力全開3D》等青春歌舞片及《特種部隊2:正面對決》、《出神入化2》等動作電影成名,這次《瘋狂亞洲富豪》展現他處理愛情喜劇的細膩處,也呈現他不同的導演風格。

《瘋狂亞洲富豪》除了劇情轉折頗佳,電影配樂也是一絕,多首華語老歌連發,「何日君再來」、「給我一個吻」、「人生就是喜」及「我要你的愛」,既懷舊,也有新意。

再來是演員的演出成功,這方面一樣歸功導演朱浩偉在挑選演員,獨具慧眼,演員因適合劇中該角色,與劇情融合,觀眾自然留下好印象。吳恬敏幾乎等同於瑞秋,不服輸的獨立性格,又有親和力的情感,演出到位;楊紫瓊演出婆婆楊宋艾蓮,外媒讚譽是亞洲的梅莉史翠普,她優雅又銳利的眼神,電影一開場就氣場十足;亨利高汀雖是處女作,外型帥氣,演出深情男富二代楊尼克,應該讓不少女性觀眾有好感。

至於配角也選得相當好,外型冷豔的陳嘉瑪,很適合演出尼克的女強人表姊,她在劇中的另一半也被家族認為門當戶不對,而她又是女性,在顧及先生的面子及家族的事業,她的故事是電影裡的另一條有戲的支線。

說到配角,就不能不稱讚《瘋狂亞洲富豪》中,最搶眼的瑞秋閨蜜佩琳一家人,包括奧卡菲娜演出佩琳,「老周」鄭肯演出佩琳的父親等(不時亂入,引出笑點),她們為電影增添喜感,也為有時沮喪的氣氛,增加另一股暖流。

是的,會有沮喪的氣氛,是你會愈來愈憐惜瑞秋的處境,也因為綠葉的暖流,使得瑞秋在反擊上愈來愈有勁。她是在捍衛自己的愛情,為自己的所愛而爭,前提是她根本一開始不知楊尼克的家是有錢到嚇到人。

電影的拍攝手法很有趣,當瑞秋到新加坡,第一次到閨蜜家,看到相當豪華的豪宅和豐盛的午宴,已覺得不可思議時,高家聽到新加坡楊家,當場傻眼!那什麼樣才叫金碧輝煌的奢華,下一幕晚間的宴席,接著帶入畫面,讓人見識到什麼才是「豪門」。

但瑞秋並非因拜金而愛上尼克,她的反擊,多少和她的性格與教育有關,她不想被誣蔑,她是新一代獨立自主的女性,但她的對手可是具傳統,又懂現代交際手腕、有商場能力的婆婆,「我選擇幫丈夫經營事業和持家,對我來說是恩典,我們懂得把家庭擺在第一,而不是追求個人理想。」婆婆這席話點出她對瑞秋「中國的美國人」思想並不認同,但瑞秋真如婆婆所言,這樣自私追求自我,不願為家庭犧牲嗎?

除了瑞秋被質疑不是真華人背景外,她的身份也不對位,即楊家要的「門當戶對」。瑞秋在被婆婆徵信查出自己的出身,更顯無法匹配(哎,有錢人家飯碗難捧),瑞秋的局勢愈顯不利,她該如何扭轉自己的劣勢?

《瘋狂亞洲富豪》一開場就點出瑞秋的能力與工作,她是經濟系的教授,專長賽局理論,電影巧妙的藉賽局理論來分析婆媳過招的局,當瑞秋陷入婆媳困局,她運用了賽局理論的優化策略來分析思考,預測婆婆的行為及面臨的處境,讓自己能清晰的決定策略。

電影最後還巧妙的安排一場麻將,讓瑞秋與婆婆攤牌,瑞秋採以退為進的策略,她知道婆婆一樣深愛著尼克,但也讓婆婆知道尼克深愛著她,但她可以選擇放棄,因為不捨尼克與母親及家族分離,她表達自己的愛不是為了錢,但如果這樣的選擇,未來後悔的未必只有她。她讓婆婆再次思考這樣的排斥她,是否合理。

賽局理論的手段,如果下得太狠太重,就是你死我亡的零和賽局,而如能相互理解合作,就是雙贏的非零和賽局。瑞秋即採取了後者,因為她不願傷害尼克,她知婆婆只是立場上的問題,對她的誤解太多。她們對尼克都很重要,也深愛著尼克,雖是攤牌,即使她已握有好牌可以贏(因尼克選了她),但她不是自私地想與婆婆搶尼克,而是告訴婆婆,尼克雖選擇她,她沒答應,顧及的是不願尼克失去了原生家庭,與愛他的母親反目。

當瑞秋搭上要離開新加坡返回紐約的飛機,尼克最後一段的挽回,雖然是你可能知道結局,但電影用很好的道具代表(即婆婆身上最珍貴的信物,愛德華不能再劇透了),一個畫面,保證讓你喜極而泣。因為我們都愛上他們的愛情故事了。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