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犬之島》:統治階級暗藏的政治權術

《犬之島》(Isle of Dogs)是鬼才導演魏斯安德森,用費工的定格動畫方式,所完成的電影。拍攝定格動畫,比製作一般電影或動畫更耗人力及時間,除了要畫草稿,之後還要製作出縮小版的模型場景、人物角色木偶等(《犬之島》有近900個角色),再利用數位相機或攝影機,將製作好的模型場景及角色、道具,拍攝大量角色、道具緩慢動作的連續相片,最後再進入電腦後製。而魏斯安德森一向有自己獨特的美學觀,《犬之島》的各個模型都是用手工打造,連狗狗身上的毛,隨風飄動的畫面也很講究。

這次電影的敘事及發想,魏斯安德森是向日本傳奇導演黑澤明致敬,劇情雖像是12歲男孩小林中,尋找愛犬的冒險旅程,但故事暗藏著犯罪、貪腐等政治寓意,尤其最後結尾,愛德華看完有點驚了一下,因為這不太像是喜劇的快樂結局,而《犬之島》劇情帶有不少的政治意涵,可說是相當寫實的描繪出統治者的政治權術與權謀,甚至一種勝者為王的現實吧。愛德華以下影評,涉及劇情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犬之島》一開始三個小孩擊太鼓就很震撼,電影的配樂,不時的鼓聲,都很到位,也搭配著劇情轉折。電影最妙的地方,除了人與狗兩派的分野外,電影中日本人說日文,而且沒有字幕,只能透過口譯員說英文來解釋。而劇中,小狗們是說著英文,並有字幕,這是很特別的設計,也暗喻著,主角及電影的主觀視角是犬類。在人犬大戰中,犬類輸了,即使到最後結局,仍是輸了,因為牠們被人類馴服了。

故事的主角是狗狗老大,牠是流浪狗,原本牠代表的是做自己,未被馴服,但最後牠居然改變了。而小狗的四人幫,雷克斯、老闆、公爵及國王都曾被人類所豢養,聽從人類,和人類有感情,但這是一種愛的關係?還是一種被統治及馴服的關係?如果把《犬之島》的小狗擬人化,那就是種族之間的戰爭,輸的一方被統治、長期奴役了。

犬流感是小林市長為了延續巨崎市政權,與集團成員所利用的陰謀,借由人類對狗繁殖過剩、也引發傳染疾病的犬流感,進而將所有犬類流放到垃圾島,讓民心信任他的作為。在此時,市長的養子小林中,為了尋找他忠心的小狗斑點,駕小飛機來到垃圾島上,也意外了認識狗狗四人幫及流浪犬老大。

小林中對狗狗看似有愛,但其實仍是以人類為主,以馴養觀點出發,他看似與小林市長不同,小林市長一派更擔心狗狗的威脅,但電影到最後,其實小林中的政治觀點,一樣是對狗狗有防範,擔心犬類再次崛起。看他為何要馴服流浪犬老大那段,就能理解,而犬類長期被統治下,已有了一種奇妙的奴性,即使連倔傲的老大,最後仍被馴服了。

在小林中找到斑點後,但斑點的心態已與過往不同。在有了家庭,成了犬類的首領,斑點似乎有了自覺,牠無法再做小林中的護衛犬。如果最後的結局用一種政治革命來解釋,小林中帶著犬類回巨崎市,在巨崎市的「內應」外援的美國學生支持下,鬥贏了原來統治的小林市長一派,而巨崎市從流放狗的政策改為愛護狗的政策,如果虐狗就要罰,看似合理的作為,但同樣把政策比喻為革命後的策略,在政治上都只能說是另一種高壓的極權統治。

《犬之島》最後的畫面是斑點成了英雄被供奉在神廟裡,但實質是在地下裡生活,牠當了父親與妻兒一起。但這其實是斑點被剝奪自由,形同軟禁的暗喻,因為誰知斑點的政治號召力,哪天也可能帶領犬類叛變,而小林中的做法,只是一種軟禁政敵,預防的作為。(愛德華看到這結局的發想,真的感到有點黑暗,但這就是政治的現實啊。)

這部定格動畫電影,因為是魏斯安德森所執導,配音即有不少他過去常合作的班底,包括蒂妲絲雲頓、愛德華諾頓、比爾莫瑞、傑夫高布倫、F·莫瑞亞伯拉罕等明星,這次更有布萊恩克蘭斯頓、史嘉蕾喬韓森、法蘭西絲麥朵曼及渡邊謙等明星加入配音演出。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