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玩命直播》:直播玩家想成為網紅,不好嗎?

《玩命直播》(Nerve)的驚悚,反映出真實的直播亂象嗎?雖然電影是以冒險又帶點玩命的玩家實境直播遊戲,再配合上獎金及粉絲關注的利誘,營造出緊張刺激的危險過程,像極了在大城市裡冒險的飢餓遊戲。劇中設定出一個無法私下向警方報案,而且告密者會被懲罰的恐怖世界,或許現實社會還未到劇中黑暗經濟及黑暗勢力如此猖獗,但卻點出直播玩家為了拚命成網紅的亂象,對映目前直播氾濫的現象,不少玩家在搭載著直播可被打賞的APP,為了吸睛成網紅、搶關注,確實做出一些養眼,甚至18禁或越矩的行為。

《玩命直播》雖未深入討論玩家不顧一切想成為網紅的心態,不過也簡單點出兩點,一個就是金錢的誘惑,另一個就是像明星般被擁護的光環虛榮。網紅是近年從中國流行到台灣的詞彙,指因網路媒介,有意或無意因某起事件在網路爆紅,爆紅衍生出不少經濟商機,但也帶來不少爭議話題或新聞,使得「網紅」一詞,略帶負面。

但網路傳媒力量愈來愈大,尤其直播效應下,網紅成為一種職業,一種經濟,也非不可,那玩家想成網紅,不好嗎?愛德華覺得並非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想成網紅的心態和言論行為的問題,網紅就像在網路世界的名嘴,是有聲音、有力量的人,但藉由一些情色、自以為是的酸言無理,甚至不折手段竄紅,只是將網路的公民世界,水平降低,無助於社會。

再來,想成網紅的代價是什麼?為了名、為了錢,為了競爭誰更紅,就犧牲裸露,敢說別人不敢或不敢做的事?以《玩命直播》中小薇(艾瑪羅勃茲飾演)好友的西妮為例,她因為小薇在直播遊戲中,比她更紅,於是想盡手段,即使已是超越自己能力可做的危險指令,都想去爭取,但結果這種被看見、被捧的虛榮心,真能贏得更多真實的真情友誼嗎?劇中呈現兩個原本像閨蜜般情誼的兩人,竟為了這款遊戲,西妮吃味,妒嫉小薇不斷竄紅,搞到自己差點喪命,和小薇的情誼也快散去,自己原以為很有人氣,一時失敗,粉絲就鳥獸散。

是的,在網路擁有眾多的關注,不代表真實的關心,在網路世界,粉絲的形成有時是盲目的,有時是起哄,他們希望看到的不見得是正面的影像,如果網紅自己不把持,愈玩愈走火入魔的群體,就容易出大事。

《玩命直播》裡的玩家山姆(戴夫法蘭科飾演)及對手阿泰就是愈玩愈大的網紅競爭者,而搭配遊戲裡的觀賞玩家「粉絲」,漸成了一個走火入魔的群體。

《玩命直播》電影最後結局,小薇詐死並有好友電腦駭客湯米(邁爾斯海瑟飾演)的幫忙,才能成功脫離這個驚悚的直播遊戲,但也暗喻著,網紅出事,所有觀看的粉絲就是共犯。

在網路科技日新月異,現實社會的法律與法令制是無法追得上像《玩命直播》這類瘋狂脫序的直播遊戲,而這種像生死賭局的行為,其實現實中也出現(比如:誰對決誰?誰與誰玩命的對打?忘了風險的比賽誰比誰強等)。鍵盤下的粉絲集體起哄,網紅為了一搏證明自己的人氣,忽視生命的安全,值得嗎?而網紅出現脫序的負面問題,鍵盤下的粉絲也該懂得公民自律,不應再隨意傳播。

預設圖片
愛德華

愛德華,電影部落客、影評人及專欄作家。2016年7月成立「愛德華FUN電影」網站,分享電影的所見所聞,也有部分生活記事等。曾獲台灣指標性部落客大獎,痞客邦社群金點賞的肯定。
「愛德華FUN電影」是優質的電影評論、視聽娛樂網站,並收錄於Google新聞,是Google書報攤中,受到推薦的內容網站之一。如欲與愛德華合作、邀約,請聯絡:168edwar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