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邪靈偵探》:這部偽紀錄恐怖片,想告訴觀眾什麼寓意?

《邪靈偵探》(Paranormal Investigation)是在Netflix上架的一部超自然恐怖片,由法國導演Franck Phelizon執導,電影以偽紀錄恐怖片的手法,包裝一起宛如真實世界發生的靈異事件。這部電影的拍攝手法和發想,有不少巧思,故事主角安德雷是一個專門調查靈異事件的網路影音偵探,劇情則以影像紀錄邪靈附身的始末,拍攝上運用各種影音拍攝的方式,包括自拍、閉路電視的監視器影像等剪接,讓觀眾感覺如親身經歷。

愛德華先插題聊一下「偽紀錄恐怖片」這類型的電影,通常劇組的拍攝預算不並高,但只要能製造出話題,拍出嚇人的真實感,就有機會創造好票房,最成功的例子,應該是2007年的《靈動:鬼影實錄》(Paranormal Activity),後來衍生出《鬼入鏡系列》恐怖電影,當時拍片成本僅1.5萬美元,結果收到1.93億美元的票房;更近一點成功的例子,那就是2018年創造日本電影市場的票房奇蹟的《一屍到底》,電影前半個小時,也是採偽紀錄片的手法拍攝。

《邪靈偵探》是「偽紀錄恐怖片」,不過不算很「恐怖」,甚至劇中想說的「真實」靈異事件,看似寫實傳達這起事件,但似乎並非導演說這故事的用意,導演應想藉由電影,暗示一些寓意,所以這部電影帶有一些藝術成分,因此故事的驚悚和娛樂性,就不一定受到市場喜愛,尤其電影最後的開放結局,留給觀眾想像空間,如果未對影片「邪靈」的納粹暗示有些了解,可能會不知導演在拍什麼,想表達什麼。

看這部電影,還真得有些耐性,因為節奏不快,一開場5分多鐘的通靈板「碟仙」遊戲,加上鏡頭刻意營造的晃動,還有一群年輕人的聊天對答,似乎有些無趣,但其實電影的故事已經悄悄在鋪「邪靈」身分的梗,比方1904年出生,而後其中有一個玩家迪倫突然癲癇,而後開啟了這起靈異事件。

安德雷受迪倫父母所託前來調查,他開始安裝鏡頭,紀錄迪倫的詭異行為,其後牧師驅魔的過程,如果喜歡體會恐怖片氣氛的影迷,大概這算是劇中的一段高潮戲。而電影想嚇人的恐怖元素,運用的技巧不是敘說故事,而是以紅、綠影像的燈光,還有在利用一片靜寂的背景,突然來的音效做反差。不過這些都是眼睛看到的現象,真正導演想傳達的寓意,是留在檯面下讓觀眾去思考。

這個劇中「邪靈」的名字叫萊茵哈德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如果知道二戰德國納粹歷史,應該知道這號可怕的人物。電影中透過迪倫的旁分油頭、手舉納粹姿勢的扮相,即知導演不是巧合安排這個人物角色的附身。他是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的高官,曾管理蓋世太保,並制定猶太人解決方案,執行歐洲猶太人大屠殺的主要執行者之一,不少歷史學家認為萊茵哈德海德里希是納粹中最黑暗的角色,連希特勒都稱他為「鐵石心腸之人」,可見他是沒有人性的。

導演藉用「邪靈」的隱喻,應代表著納粹種族主義思想,暗示著近年歐洲因移民政策問題,新納粹主義興起,不少國家極右派反移民的支持度大幅上升,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思想不斷在擴散蔓延,最顯著的場景是,歐洲不時有些團體民眾,身穿「支持你的種族」等種族主義的標語T恤在各地快閃抗議,上了新聞版面。

而諷刺的是萊茵哈德海德里希因1942年布拉格暗殺行動被刺殺,而後在醫院身亡,或許導演運用這角色是自認死不明目,所以化為惡魔邪靈,再次在人間作亂。這些隱喻的衝擊反思,留在最後一幕,讓觀眾去想像。

當偵探安德雷深入調查,卻進入險境,最後一扇門關起,而安德雷發出慘叫聲,不知是生還是死。但這扇門的意象,似乎回應著電影開場不久,安德雷旁白說的一句話,「有些門你希望從未打開」,是的,邪惡、極端的思想,最好不要隨意開啟,最好能遠離人間。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分享此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