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刺殺終點戰》:詭異的殺手

《刺殺終點戰》(Terminal)是一部懸疑,但劇情詭異的電影,因為電影片長近一個半小時,真正與劇情故事相關的部分,只會在最後20分鐘慢慢浮現,而倒數10分鐘左右,才能進入整個電影故事的全貌,所以在觀影前的一個小時呢?會感到有點煩悶,因為劇情結構有點雜亂,倒敘又插敘,人物角色關係像是一直在鋪梗佈局,如果沒耐心的觀影者,可能會覺得這部電影不知所云,尤其當瑪格羅比、賽門佩吉及麥克邁爾斯對戲時,因為劇情支離破碎,這些角色對戲的對話,真的讓人搞不懂在演什麼,還真以為如賽門佩吉在劇中飾演的比爾,對瑪格羅比飾演的餐廳服務生安妮說,妳有問題嗎?質疑瑪格羅比的角色是個精神病患,不過等看完電影,就能了解當時瑪格羅比飾演的角色,為何會如此問話。

看《刺殺終點戰》得要有些耐心,就當導演跟你捉迷藏的遊戲吧,留意導演在每一段落都有設計的場景和對話,等到謎底揭曉時,看你什麼時候就能從一些線索,猜出角色的一些關連。愛德華以下的影評內容,涉及角色關係及劇情討論,如未觀影,請自行斟酌閱讀。

《刺殺終點戰》從一開場就帶著一點驚悚片的氣氛,場景的深沉感,背景音樂不時有重音(愛德華不太喜歡這部電影的音效,感覺有些下太滿,觀影時,不是被劇情的發展嚇到,而是有時被太大聲的音效,嚇了一跳),接著瑪格羅比的烈火紅唇,性感的出現在大銀幕上。(其實開場的一連串不知在演什麼的畫面,電影之後都會一一抽絲剝繭的還原,而且還會拚湊再拚湊)

她像是殺手與一個神父懺悔,並且想從神父(神父並不是正常的神父,而是犯罪首腦的隱藏身分)那得到一個任務,並且也提出想要找一個人的交換條件。隨後,女殺手珍妮就不斷變裝,一下子是服務生,一下子又跳鋼管,一下子又成了應召女郎,而麥克邁爾斯飾演的角色,其實也在變裝。

因為《刺殺終點戰》設定的是一個虛構的犯罪城市,所以沒有什麼時空背景,主要還是在角色的關係上,而角色的連結,都與珍妮一角有關(但你一定會在觀影,還未知道結局時,覺得這麼可能那麼扯,一個角色哪能這麼快,與其他角色發生這麼多關係,原來珍妮從頭到尾不是只有一個角色)。而當珍妮開始與比爾對話,另一邊看似師徒檔的殺手(戴克斯特佛萊契飾演老大,麥斯艾朗飾演小弟)也準備想接任務,另外麥克邁爾斯飾演的車站夜班警衛不時也出現在這兩組的情節進展裡。

《刺殺終點戰》確實一直在搞神祕,用倒敘又插敘把故事說得很隱晦,但故事背後的真相,藏著是一個復仇的故事,從頭到尾精心佈局的有兩個人,一人是麥克邁爾斯飾演的角色,但他在電影裡看起來是暗地的隱藏,其實是他是明線,另一人是瑪格羅比飾演的角色,其實是兩個角色,她飾演雙胞胎,在電影中看似明的線,其實是暗地的佈局,而最後成功的是瑪格羅比飾演角色所佈下的局。

整個故事是,比爾這個學校教師因為被癌症折磨,想要自殺,但又沒有勇氣了結,一日深夜在咖啡廳認識了金髮服務生安妮,兩人從不認識,聊到如何自殺才能成功,但安妮其實是故意搭訕,因為她要從神父那找的人就是比爾;而另一邊師徒檔的殺手其實是麥克邁爾斯飾演藏鏡人(他是神父,也是車站警衛)想要解決的目標,而安妮雙胞胎姊妹因為小時被送進孤兒院,遭到性侵,性侵者就是比爾。

當安妮雙胞胎姊妹解決了比爾,再依約解決了師徒檔殺手,但她們真正的目標是神父,因為造成她們人生不幸的就是這個人,只是這人是她們的父親。她們的生母在酒吧認識了父親,但這個父親風流,很快就遺棄她們,也不知她母親懷有她們,因為專幹壞事勾當,一日被她們的母親發現了犯罪事端,於是縱火想殺了她們,母親犧牲自己,讓她們逃出火口,之後被送往孤兒院,結果飽受精神折磨。當她們在車站聽到熟悉的口哨聲,來到父親經常犯罪的場所車站,認出了偽裝警衛的人就是父親,於是雙胞胎姊妹就設局展開復仇計畫。

好了,如果說穿了整個故事,是不是覺得《刺殺終點戰》就在玩拆解故事,玩一個如何把簡單說成複雜的復仇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