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跳痛先生》:正義的自我實現

《跳痛先生》(The Man Feels No Pain)是帶點無厘頭搞笑的印度電影,故事以一個「天生性無痛症」的孩子希瓦,做為主角並展開視野,劇情既KUSO又跳TONE,從小因母親的不幸離世,讓他懷著正義、打擊壞人的信念,但想當英雄,得有功夫本錢,也需要格鬥戰績,更需要適時挺身而出的勇氣,長大後,他能利用獨特的「天賦」和奇異的「拜師」,來完成打擊罪惡的正義夢想?

這部電影是惡搞的動作喜劇,不管是荒謬的劇情、白爛的台詞,都有著B級片的影子,原來拍這部作品的導演瓦桑巴拉,創作是為了致敬B級片的原型,但這不代表《跳痛先生》是低俗的電影。導演在動作的設計上,仍有自己的暴力美學,在劇情的推進上,也有無厘頭的搞笑橋段,仔細一看,他也想致敬香港電影,無論是李小龍或周星馳。

《跳痛先生》以倒敘的手法,開啟男主角希瓦(阿希馬努達西尼飾演)的成長,帶出劇中另兩個重要角色的故事,一個是女主角蘇佩(拉希卡瑪丹飾演),從小在父親家暴的陰影下成長,她是希瓦心儀的對象,也是最早激起他想當英雄,拯救的對象;另一個是希瓦從小最祟拜的功夫偶像,獨腳的空手道大師馬尼(葛桑迪瓦亞飾演)。最後結局再從馬尼的故事支線,他雙胞胎弟弟惡霸吉米的延伸故事,連回主角希瓦與吉米的黑幫對決。

電影中,對主角希瓦能打、不怕痛的「天生性無痛症」設定很有趣(電影應是由「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的罕見疾病發想,不過真實罹患此病的病人,並非完全感覺不到痛,而是對痛感的反應極端遲鈍,除此還伴有無汗症,體溫易出現過高和過低的問題,生活相當辛苦而不便),雖然他受傷不怕痛,但致命的弱點是必須經常補充水分,否則會脫水死亡,所以他從小揹著大水袋,不時用像氧氣管般的吸管吸著水,加上戴著像蛙鏡般的眼鏡,所以劇中被嘲笑像忍者龜(他有部分像死侍般的修復能力,所以片商宣傳會說是印度「死侍」)。

但因體質過於特別,希瓦從小被歧視霸凌,當作扭打玩弄的工具,在一次打鬧中結識了蘇佩,而後因蘇佩父親每每家暴,希瓦決心打倒他。希瓦的啟蒙恩師,應該是他的外公,他們流著家族的好勝基因,但也因勇於力爭,不與惡人妥協,母親在他剛出生不久,一次路上搶劫而意外離世。

這起事件,影響了父親對希瓦的教育,父親希望他平安長大,不要惹事,不要強出頭,但暗地裡,外公卻不斷餵養希瓦當正義英雄的養分,帶他租錄影帶看影片學功夫,而在自我修武的過程,影響他最大的錄影帶內容,即是獨腳的空手道大師馬尼。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年紀小小的希瓦以為已學完空手道大師的武功,就可挑戰蘇佩的父親,結果意外從高樓擊退他,希瓦自以為成了英雄,卻被鄰里判為惡魔,父親只好帶他搬離社區,而希瓦與蘇佩分隔多年後,各有了不同的際遇。

如果說希瓦一心想當英雄,而且似乎有著獨特的「天賦」,但卻未被正式的武林認可,獲得大師的見證;而蘇佩卻是陰錯陽差,遇見空手道大師,學得武功的俠女,兩人在一次街頭痛擊小混混中,再次相遇。看似蘇佩有俠女風範,又有現代女性獨立的特質,可是為了母親的醫藥費,蘇佩被傳統許配給富二代。其實《跳痛先生》雖然劇情有些誇張,不過在敘述印度女性的處境,仍然寫實的刻畫當前印度女性的困境,以及父系底層下的社會框架。如對印度女性議題想多了解,可參考愛德華過去寫的兩篇影評:【影評】《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翻轉印度女性的人生【影評】《隱藏的大明星》:新一代印度女性的自覺

蘇佩的母親是傳統的一代,她希望女兒不要因原生家庭的問題而困住自己的人生,希望她不再受到這父系社會的折磨,逃出這個不公平的人生,到外獨立自主。

《跳痛先生》雖然搞笑,但仍說著印度底層想翻轉不公平的故事,也是給希瓦師出有名,可以當正義英雄的正當理由(故事似乎也給底層人民希望,有天有個英雄能為他們打抱不平),就在他想報名空手道大師舉辦的比賽,卻捲入馬尼與弟弟吉米的恩怨。吉米的惡,不但欺壓哥哥,更假借保全業,擴張惡勢力,欺壓不少百姓(如果你觀影後,看得出劇中這兩角都是同演員葛桑迪瓦亞所演出的嗎?)。

最後結尾一場百人斬的對決場面,不少打鬥畫面,很有創意,特別是為希瓦補水的橋段安排,大雨也算是一種神助的天意。這部電影雖然沒有太多印度電影的歌舞元素串接,不過在瘋狂的劇情下,仍保有不少印度歌曲的穿插,成了難得一見的寶萊塢另類「勵志」電影。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