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水底情深》:畸戀映照出人性的醜惡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不只奇幻,更充滿魔幻,是一部看似童話設定,又帶有現實寓意的電影故事。對鬼怪情有獨鍾的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用水的形狀、水底生物做發想,搭上1960年代冷戰時期的背景,藉由人與人魚的畸戀,對比人間的醜惡人性,還有當時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情感、階級及歧視等問題,當然這些因子,回到現今社會,人性的對立,醜惡的一面仍然存在,《水底情深》電影讓人有不少省思。

愛德華覺得《水底情深》可以談的點不少,在觀影前,可以先了解「冷戰」時期的時空環境,那種人與人間的不信任,有種無法對話的仇恨對立氣氛,當時世界是美國與蘇聯兩個強權的太空科技競賽,兩國各安插不少間諜在竊取情資,電影就呈現這種背景氛圍。而主角伊萊莎(莎莉霍金斯飾演)是一個啞女(也有些暗示那個年代,不說話溝通不易的問題),她有一個同志的畫家鄰居吉爾斯(李察傑金斯飾演),住家樓下是電影院。每天晚餐以後,她會至美國政府祕密研究機構上夜班,負責打掃清潔工作,而一起打掃工作的黑人女性瑟達(奧塔薇亞史班森飾演)是她最要好的同事。

伊萊莎的生活圈很單純,也近乎一成不變,她每天固定起床時間,接著泡澡,例行在浴缸自慰,接著晚上用完餐後,搭公車冥想,趕著去上班。直到有天,研究機構的實驗室被送進一個神秘「資產」亞馬遜魚人(道格瓊斯飾演),以及負責保全安檢的李察上校(麥可夏儂飾演)現身,她的人生有了轉變。

《水底情深》的故事角色有著強烈的階級感,李察上校是劇中最醜惡人性的代表,他是自大的上層階級,自以為捕捉到亞馬遜魚人,成為政府的資產,就可任意操控他的生命,甚至自詡美國白人是上帝的驕傲,看似忠於國家執行計畫,卻帶著仇恨對待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人,像經常電擊亞馬遜魚人,調戲伊萊莎,最後仇殺科學家(麥可斯圖巴飾演)。

在醜陋的人性包圍下,劇中伊萊莎用愛一步步逼退這個惡計的圍籬。是什麼惡的計畫?原來政府為了科技競賽,想在亞馬遜魚人身上實驗,獲得太空科技,並以不人道的方式虐待魚人。伊萊莎在一次清掃整理中,與亞馬遜魚人有了好感,不時帶雞蛋給他當食物,並教他手語,這一切互動交流的奇蹟,讓科學家看見。

而這科學家也有著特殊的背景,他是俄國的間諜,但有點是被迫組織所吸收,他不想參與政治,只想專心研究,了解學問,他的本性是良善的,在伊萊莎決定拯救亞馬遜魚人,幫了她大忙。而伊萊莎安排的脫逃計畫,有點危險,但她不顧自己的安危,仍執意要做,當她告訴鄰居吉爾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我們也不是人。」這句話是人性的愛使然,讓卻步的吉爾斯跳下來幫忙。

畫家吉爾斯的人生一樣是失意的,當攝影開始流行,他逼真的畫工,無法讓他有好的工作,他的同志情也不順遂,他是善良的人,但並非想冒險行動,是伊萊莎激起他救魚人的勇氣,雖然他笨手笨腳,因為他真不是當竊盜的料。他也見證了這場人魚戀的魔幻愛情,並在短暫與魚人相處時,感受到魚人的誠心,而魚人有特殊的能力,即是再生復原,他也見識到了。

瑟達原本也只是個想填飽肚子,安份工作,不想惹事的人,但伊萊莎與魚人的愛,感動了她,她是真心的好友,感受到伊萊莎與人魚相愛的快樂,最後也跳下來幫忙。伊萊莎的愛讓三個好人,搭起拯救亞馬遜魚人的任務。

這個任務成功,但也有犧牲者。正如吉爾斯一開場旁白所說,「這是一個關於愛以及失去的故事,也是關於試圖摧毀這一切的怪物的故事。」《水底情深》最後的結局,亞馬遜魚人吻救著伊萊莎而消逝,讓這愛情故事,更加魔幻而迷人。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從英文電影片名,就有著暗喻愛的包容,愛可以像水般,包容一切,人魚戀打破了仇恨與對立的界限,即使是怪物,用愛去對待,一樣有了不同的生命層次。

《水底情深》讓吉勒摩戴托羅先贏得了金球獎最佳導演,而後入圍奧斯卡金像獎,包括最佳影片、導演和女主角等13項大獎的肯定,吉勒摩戴托羅的怪物狂戀,讓他這次努力有了回報(隨後2018年3月5日的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上,贏得四項大獎,可參考閱讀: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名單:《水底情深》贏得最佳影片、「小飛俠」布萊恩也獲獎!

他在電影中巧妙運用不少電影院場景,應有想證明自己的電影價值與連結,在《水底情深》中,像伊萊莎與魚人在電影院裡擁吻,劇院播放的電影反成了配角,應也有些暗喻自己拍攝的一些電影題材,或許被會被歸為B級片(過去美國將電影分為A、B級,B級電影即非主流),或許不見得能贏得主流的好評,但仍然是有可為的藝術,只要觀眾、影評能懂他的用心。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的信用卡推薦】

全新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點我辦卡及了解相關優惠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分享此文: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