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愛.欺》:賢妻背後的祕密

《愛.欺》(The Wife)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雖不是真實故事,但卻也真實刻畫著1950~1960年代,女性遭受不平等打壓的時代背景,所以想要更體會葛倫克蘿絲飾演長期在丈夫背後扮演賢妻角色的心境轉折,進入劇情變化的核心,就盡量要以那時的時空環境來看待這個故事發展。在電影中,不斷插敘倒敘著1960年代的事,包括那場讀書發表會、出版商出書發表的思維等,就是要讓觀眾了解那時代的氛圍。過去女性在那個不平等的時代,不容易出頭天,甚至在文學寫作發表上,如此更能理解故事中角色所受到的壓抑與矛盾決定,她得為家庭做出犧牲,來成就丈夫的文學事業。

只是結縭40多年,長期遭受到不合理的對待,女人難道就沒有自己想要的事業成就感?難道終身站在男人的背後,為愛為家庭付出,沒有「我」的元素?《愛.欺》故事敘述即將前往瑞典領取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喬(強納森普萊斯飾演),帶著妻子瓊安(葛倫克蘿絲飾演)與兒子大衛(麥斯艾恩斯飾演)一同前往,而頒獎前夕,因傳記作家(克利斯汀史萊特飾演)為求證一些寫作風格與歷程,加上作家喬生性風流,居然到了瑞典還挑逗隨行跟拍的女攝影師,讓委身的瓊安已無法忍受,最終爆發爭執,也揭露了故事中暗藏,真正的代筆作家是妻子的祕密。

不過這個暗藏的劇情祕密,以及故事的衝突,其實從倒敘穿插瓊安與喬相識的開始,就已隱約可看出不尋常的地方。喬當時已婚,是大學的文學教授,而瓊安是有才氣的學生,她本身被喬的風趣吸引,也愛慕著喬的風采,喬有相當好的口才,可以天花亂墜的描述故事,但在人物角色及細節的推動安排、隱喻等文學技巧能力,似乎瓊安有獨特的想法。

後來喬與前妻離婚,娶了瓊安,但窮作家無法養家,作品也出版得不順利,後來在喬陷入寫作瓶頸,瓊安像是「家庭代工」般的為丈夫寫作、修改調整。當他們第一次獲得出版商大力出版,兩人一起興奮的牽手在床上跳,就如開場他們像老夫老妻般的親熱床戲後,突然接到等待中的諾貝爾文學獎消息,兩個老人像小孩般在床上跳,這是屬於他們的慶祝儀式,而不管出版或得獎,像是「我們」一起都得獎了般。

但得獎者不是兩人,一對夫妻的團體,而是個人,榮耀是在丈夫身上,到了領獎前的宴會交誼,瓊安總是以「家庭主婦」般的賢妻被介紹,加上丈夫從年輕至今,對外一直說,妻子不會寫作的貶抑,讓瓊安積著40多年的怒火, 醞釀爆發。

而《愛.欺》爆發祕密的轉折很快,用了戲劇角色互激、接連引爆的手法,先是傳記作家的點燃,再來是一直活在父親陰影,也想當作家的兒子,鬱鬱寡歡地求證小時為何總是找母親,而被拒於門外的成長,最後在丈夫又想偷吃,在接連外遇犯錯後,又以一貫的方式撫平她的憤怒,令瓊安再也無法忍受。

只是《愛.欺》結局,出現了兩次反轉,看似瓊安要把真實還原給全世界知道,但丈夫突然心臟病發離世,最後在機上,傳記作家原本以為可寫出瓊安才是真正的作家八卦,但瓊安否定了自己是幕後藏身的作家,堅持把榮耀與名譽都歸給丈夫,為何她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她不是遭到不平嗎?

愛德華覺得瓊安最後在個人成就與家庭價值上,她選擇了回歸家庭,這是女性的包容,與為愛付出、為家庭犧牲所做的決定。這個決定很傻嗎?是的,如果以女性自主或女性主義角度來看,確實如此,但如果撕破臉,她得到又是什麼?可能是破碎的婚姻、破碎的家庭,還有其他的批評;但她也可能贏得作家褒揚的文學成就,只是她最後捨棄了自我,為了成全了這個家的完整,這也是一個家庭價值(總有人為家庭犧生和付出),女性所撐起最偉大的地方。

《愛.欺》在故事的情節發展並不大,但電影兩個老牌演員演技卻是這部戲的重要看點。強納森普萊斯與葛倫克蘿絲的對戲,演出到老還風流,臨老入花叢的多情作家,很有自己的魅力,而葛倫克蘿絲則是把內心戲演得十分出色,臉部的表情、情緒的轉換與收斂,也讓她入行40多年,抱得首座金球獎戲劇類影后的肯定。這部電影更有意思的地方是,演出瓊安年輕版,就是葛倫克蘿絲自己的親生女兒安妮史塔克,所以是不是覺得不用特效,也能感覺女主角的樣貌神情也連戲。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