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大佛普拉斯》:大佛裡傳出的敲響聲……

《大佛普拉斯》無疑是2017年台灣電影中的奇葩,導演黃信堯改編自己在2014年的短片《大佛》,在有限的拍片經費下,運用黑白與彩色的鏡頭交替,詼諧逗趣的旁白,草根鄉土的國罵,一一道出社會底層小人物的哀歌,電影有黑色喜劇的白爛自嘲,看完好笑,卻有深沉的餘音在心頭繞,就像結尾從大佛裡傳出的敲響聲。

從前導預告時,黃信堯的旁白就很精彩,在電影裡不時跳出旁白,略帶磁性的台語,有味道的與全片下港人生接連,預告時他說:「有錢人的人生是卡樂佛(colorful),沒錢的人只能跟著人喊萬得佛(wonderful)」是《大佛普拉斯》要喊的台灣底層人的心聲。

電影裡的兩個底層小人物菜埔(莊益增飾演)和肚財(陳竹昇飾演),透過他們沒錢的黑白人生,偷看老闆黃啟文(戴立忍飾演)的有錢彩色人生。《大佛普拉斯》很有創意異想的以「行車紀錄器」的眼,來看社會百態的醜陋,行車紀錄器有什麼好看的?對底層的人來說,偷窺上層的彩色世界,是養眼有話題的。

在《大佛普拉斯》裡,塑造著有錢與無錢的兩個階級,「沒錢」、「沒背景」就無法在台灣社會立足,說來尖酸,卻也是不少人到社會打滾多年後的無奈與怨歎。

電影的菜埔白天打零工,晚上在葛洛伯文創藝術擔任夜間警衛,到了深夜的重要事,就是幫老闆黃啟文開大門,他的好友肚財則是撿破爛為生,每晚不時來菜埔二坪大的空間做老大,聊是非。肚財的世界比菜埔大些,知道更多上流狗屁事。

一晚警衛室的電視壞了,肚財突想叫菜埔拿他老闆車上的行車紀錄器看有什麼養眼的東西,幾晚下來,看得津津有味,聽到老闆的車震,與神祕女子葉女士(丁國琳飾演)的情事、官商勾結事,更意外聽到老闆的性事祕密,見到老闆殺人的惡事,結果引來殺機。

《大佛普拉斯》沒有交待肚財究竟是如何被解決,也未在追出誰是兇手,不過觀影也心知肚明,但為何不替肚財伸張正義?因為是無用的,在《大佛普拉斯》的社會裡,法律是無用的,有錢有勢的人,都能輕鬆擺平,這也是看完《大佛普拉斯》會有深沉感,社會底層的人怎反撲?

《大佛普拉斯》嘲諷的事物很多,從政商關係、上流社會,甚至宗教、神明也有諷刺,像「大佛」,究竟人是拜一個空的雕塑?還是心靈空虛?啟文做大佛成了文創(也有些暗諷藝術),賺了黑錢,又花在女人身上,那晚女人喊著 Puta,是大佛的諧音,卻又同音於西班牙語,而意指賤人,還有師姐(林美秀飾演)對大佛頭像的意見與爭辯,這些對大佛似乎有不敬,但卻又把人性的惡與虛假,表露無遺。

電影一開場的喪事驪歌,到後場菜埔、土豆(納豆飾演)及釋迦(張少懷飾演)為肚財出殯做離別,而另一頭弘揚大佛的謢國法會,也是對比和反諷。電影最後的聲響,接連敲擊的聲到畫面變黑,導演不說答案,留給觀眾醒思。這個從大佛裡發出的聲響,是無力的控訴。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