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奇蹟男孩》: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記號」

《奇蹟男孩》(Wonder)可視作一部青春期成長的電影,也可做為父母對孩子培養同理心的教材。劇中罹患「下頷骨顏面發育不全症(TCS)」,導致先天臉部殘疾的男孩奧吉,不畏懼一步步走出自己的人生,情節十分勵志感人,而感人的奇蹟背後,奧吉父母、姊姊的疼惜是偉大的愛,奧吉朋友們的友誼是最美的愛。

10歲的男孩奧吉(雅各特倫布雷飾演,這也是他繼《不存在的房間》後,另一部童星的代表作),從小在母親的教導自修,直到五年級才踏入校園,他畏懼的是什麼?為什麼一開始學校成了他最不想去的地方?為何他寧願戴著頭盔進校園?

學校就是社會的小型縮影,有各式各樣的人,不是每個人都能接納他、了解他和歡迎他,像奧吉最初接觸到三個類型的孩子,富小孩朱利安、窮小孩傑克及怪小孩夏洛特,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想融入別人,得先熟悉了解,然而即使自己想誠心與對方做朋友,就是有人的心態和肢體語言,充滿排斥與嘲諷,這些都是令奧吉害怕沮喪的地方,就算他用母親教導的自我冥想法,不必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仍然是有像朱利安這樣的孩子,想證明自己的優秀來霸凌他、挑釁他。

奧吉從小觀察世界是從腳下觀察,因為他不敢以臉正視別人。原因很簡單,即使奧吉的父親(歐文威爾森飾演)、母親(茱莉亞羅勃茲飾演)再如何保護他,只要踏出家門,奧吉不尋常的面容,就會被注視,而這種注視多半不會是太好的(孩子感受得出來),所以奧吉從小最喜歡的日子是萬聖節,因為這天即使他不用戴面具,別人也會以為他是喬裝來嚇人。

奧吉遇到最痛苦的是校園的學習環境,他有喜歡的科學課,卻也有畏懼的人際關係。但要跨出最大的第一步,就是自己必須先學會接納自己,不害怕孤單,懂得調適自己,學會克服眾人的眼光。

窮小孩傑克想與他做朋友(雖然是校長的安排),後來又因一句嘲笑奧吉長相的話,使得奧吉被友誼傷得很深,但卻更加孤立自己,朋友相處就是如此,傑克說那句話時,也許有意,也許也無意,他只是想在校園立足,不想被朱利安等同學孤立。(這是做人想討好兩方的殘酷)

幸好,故事裡(《奇蹟男孩》改編同名的小說)的世界,充滿不少良善的人,女孩薩莫在同學都害怕奧吉像瘟疫般時,伸出友誼,也成了傑克與奧吉的橋樑,重新搭回兩人的友誼關係。不過這些前提是奧吉必須自己走出來,他不能自怨自艾,也必須懂得去關心別人,感受別人。他要學習感受的是傑克為何動手打朱利安,他要學習體會因為他被呵護過多,姊姊薇亞的失落。奧吉雖然不好的基因落在他身上,但他卻幸運的誕生在一個愛他的家庭裡。在大家為他付出愛,他也同樣要懂得回饋,後來他一一在家人最脆弱的時候,傾聽陪伴他們,是很好的互助與互解。

《奇蹟男孩》雖主述是奥吉的故事,卻也是薇亞、傑克及薇亞好友米蘭達的共同故事,他們都遇到青春期成長中的不同難題,包括來自家庭的壓力、學校友誼關係的變化等。在電影中,運用多重視角來看待角色自己,也看待與奧吉的關係(小說一樣是用多重敘事觀點來描述),有沒有發現,每個孩子都想當「太陽」,以自己為思考中心,希望獲得更多的關愛與重視。

這是必然的,每個孩子都想證明自己的特別、最受到寵愛,像薇亞在外婆過逝後,她落寞悲傷,因為最愛她的人已無。而薇亞好友米蘭達在家庭驟變,想成為別人的「嬌點」,刻意說謊,把薇亞的家庭捏造成自己的身世,因為她害怕父母離異事而丟臉。

而更想以自己為重心的最不好的例子,就像朱利安這樣的孩子,他的自我重心,成了一種自私的壞。他不懂得善待別人,也無法同理對待他人,會出這樣的大問題,大部分還是來自家庭的教育,電影中朱利安的父母,掩蓋他的過錯,一直認為是奥吉的問題,才讓朱利安有如此的霸凌舉動。

要教孩子懂得同理別人,用心看待別人的不同,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成人的社會也是如此(愛德華有點悲觀的觀察)。所以當遇到不平的霸凌,不公的對待,決不能讓人任意欺負,劇中父親教奧吉的另一堂人生課,即是要適時懂得反擊,不能姑息。(像劇中另一霸凌他的對象是幾個七年級的男孩,如果他被欺負默認就屈服,傑克和其他同學為他挺身而出,那就不值了,這一段是劇中比較社會化激情的部分,比拳頭雖不足取,但有時一些小混混和屁孩就是無法用文明的方式溝通)

電影裡,父子最愛的即是《星際大戰》的光劍對打,看《奇蹟男孩》如果對《星際大戰》的角色有些了解,更能體會奧吉一開始入學遭到朱利安言語欺負的心境。像奧吉喜歡綁小辮子,代表自己相當著迷《星際大戰》,他想成為絕地武士,而絕地武士是學徒制,在晉升成絕地武士前要留小辮子,等修練成了,才就能將辮子割斷。朱利安很壞,嘲諷他長相醜陋像反派的達斯西帝白卜庭(電影譯帕爾帕廷)。

奧吉的幻想有時自己自娛,他想像如果韓索羅的大副丘巴卡到學校,一定也會被當異類來看。面貌長相不是奧吉的錯,也不能以此來論人,相貌是無法改變的,但看待人的方式可以改變。當他幽默的說自己是整形完的樣子,「我拚了命才讓自己這麼帥!」背後其實是有點讓人鼻酸,他得熬過27次的手術。劇中,母親告訴他,「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記號,這是記錄我們人生軌跡的地圖」,那一幕告訴我們臉部平權的重要,「記號」也是小男孩奧吉所要承受的人生挑戰,相當激勵。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