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神奇大隊長》:哲學家教育理想的思辨之旅

《神奇大隊長》(Captain Fantastic)是一部充滿烏托邦教育理想的電影,但也有反思,如果孩子從山林重返現實的社會,又該何去何從?維果莫天森飾演的班是全能的老爸,幾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武全才,他與妻子萊斯利兩人痛恨物質的資本主義,帶6個孩子在森林中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電影一開始,大兒子博德曼(喬治麥凱飾演)在野外打獵殺鹿,完成父親班交待他的成年禮任務。他是家裡的長男,第一個在父親教育體系下長大的孩子,將成為未來5個弟妹的榜樣。

《神奇大隊長》電影的故事,一開始即明快的介紹父親班給孩子的教育,並說明母親不在孩子身旁的原因,原來母親因精神疾病躁鬱症,重返社會接受住院治療,但不久傳來她自殺身亡的噩耗。就在班的岳父與他爭執妻子的葬禮方式,並威脅他出席即要請警方逮捕,使得班無意出席,但孩子們有想送母親最後一程的心願,於是展開這趟重返社會的旅程。

這一段旅程就像公路電影般,接連有新事務的考驗與價值衝擊。先是短暫停留住在班的姊姊哈帕家,產生了教育方式的爭辯,姊姊希望班讓孩子到學校接受教育,但班認為自己的教育才成功,當下還炫耀自己6歲的小女兒能背誦美國人權法案,只是小女兒真有多懂得這些法條在現實社會的應用。因為班的離群索居,自我菁英的教育方式,使得孩子除了書本的知識外,真正到了現實社會,似乎變成了常人眼中的「怪胎」。

小兒子一直藏著反叛的心裡,尤其他見到真實社會與自己信仰父親的教育產生了衝突,在歷經「超市任務」(其實是偷竊自我合理化的行為),愈來愈抗拒父親給的教育,最後在父親鬧場的喪禮結束後,選擇接受外公外婆的教養。

而大兒子雖然崇拜著父親,但當他開始接觸人群,甚至第一次與女性談心相處,顯得有點不自在,因為他的成長過程,少了與人群的互動,友情與愛情的成長,更別說是他只能從書本中了解的性知識與兩性關係。

終於在一場班自以為營救小兒子的任務中,二女兒意外從屋頂掉落地面,差點喪命送醫急救,使得班必須接受現實的妥協。

班的思維是自由意志的社會主義者,他信奉美國哲學家諾姆杭士基(思想較傾左,無政府工團主義的思維),所以崇尚自然,當世人在慶祝聖誕節,他自我訂定慶祝「諾姆杭士基日」。班是富有教育理想的實踐者,只不過他的理想必須面對龐大現實環境的挑戰與現實社會中生活的矛盾。他的孩子有自我在大自然生存的能力,但不保證重返都市叢林能夠存活。除非整個世界都在他的方式下進行,同時他的孩子還必須與其他的孩子都處在相同的行為模式上。

因為世界多數人的思考和行為模式,不是完全建築在班的思考方式下,使得班的行為在外人眼中就是離經叛道,這樣的離經叛道,隨著大兒子的長大,其實妻子也有發現,因為再如此下去,孩子的人生和未來該如何走下去?於是才偷偷與孩子進行申請大學的入學。

難道班的哲學家教育理想是錯誤的嗎?其實不盡然,只是現實的社會要全然改變成他的想法,不太可能。但班的教育理念,可以塑成孩子崇尚自然、健康的赤子心,他最後對交待要獨立走入現實社會生活的大兒子說的一席話,是真正「做人」的提醒與教育,他說,「如果你要和女人做愛,記得要溫柔聽她的話,即便你不愛他,也要尊重善待她。永遠說真話、走正道,把每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認真過好,勇敢接受挑戰也要盡情享受。」這是要兒子懂得兩性相處與禮儀,同時好好生活,認真實在做人。

資本主義建構的「利益」社會,有時會引出人的「惡」,需要自然本心的「善」來平衝。現實生活中,仍需要有像班這樣理想主義來調和社會的價值,就像班被現實衝擊到想放棄原先妻子想被火化的葬禮儀式,他嬉皮的思維,不被傳統所認同,但他和妻子的葬禮想法,不再占地為己用,回歸自然是一種超脫的身後事處理概念。

《神奇大隊長》雖然哲學家教育理想最後與現實主流價值做了妥協,並不代表這理想價值完全錯誤,這理想是「美麗的錯誤」,結果仍希望能創造更美好的世界,需要給了一個肯定。就像劇中最後小兒子給父親的擁抱,再次引用了美國哲學家諾姆杭士基的一席話,鼓勵理想主義去實踐,「如果你認為沒有希望,那就確定不會有轉機;如果你認為還有自由,那就有機會帶來改變,因為可能促成更美好的世界!」

 



精選閱讀推薦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鈦金(悠遊)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