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

關於《華燈初上》第二季,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關於《華燈初上》第二季,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華燈初上》第二季於2021年12月30日Netflix線上播出,為第9集到第16集,懸疑的劇情,伴隨新增的角色展開。而新增加的演員,幾乎已囊括台劇新生代與中生代最佳的演員組合,《華燈初上》影集的製作,也創下近年台劇的新高度。如還未追完第一季,愛德華下面《華燈初上》第二季演員角色及劇情的解析,共分5點,會有一些劇透討論,請自行斟酌閱讀。
關於《茶金》,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關於《茶金》,你會想了解的5件事!

《茶金》是台灣首部海陸腔客語劇,共12集,在2021年11月13日於公視主頻首播,Netflix線上看得到。這部台劇故事原型的發想,取自新竹北埔知名茶葉商人姜阿新的真實人物故事,以1950年代為背景,劇情描述在台灣遭遇史上經濟影響最大的通貨膨脹時期,全台最大的茶葉出口商的獨生女張薏心,接手父親債務高築的事業,在商戰中,以茶葉再創經濟奇蹟,為家族事業走出生路。
【劇評】《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誰說最悲傷的事,不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劇評】《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誰說最悲傷的事,不會有一個幸福的結局?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在Netflix上線,這部台劇改編自韓國電影《最悲傷的故事》,延伸《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版的故事劇情,10集的影集,雖然仍敘說著「K」和「Cream」的故事,但加入A-Lin的製作人王柏瀚與單親的可樂媽媽安以琪這組角色,情節跳脫原本純粹的虐心愛情劇,多了讓人省思的人生與生死離別觀點,而影集版的結局,在Cream的去留安排上,也有另一種詮釋。
李仙得在歷史的評價與爭議

李仙得在歷史的評價與爭議

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是19世紀的歷史人物,因《斯卡羅》台劇的影視形象,引發了這角色在歷史定位的討論,因其在羅妹號事件後的「牡丹社事件」,協助日本出兵攻台,有違先前「南岬之盟」與原民的約定,而劇中帶有「和平」使者的面貌,受到部分質疑與爭議,究竟李仙得在歷史的評價為何?
《斯卡羅》結局解析:蝶妹的命運,為何如此安排?南岬之盟的意義有新意?

《斯卡羅》結局解析:蝶妹的命運,為何如此安排?南岬之盟的意義有新意?

《斯卡羅》結局,在12集最終回的劇情安排,有不少戲劇化的處理,不盡然是真實歷史,包括最終一場清兵、漢人民兵與斯卡羅人大戰,以及南岬之盟締約的過程等,而原本虛構的角色蝶妹,命運的安排有些突然,為何會如此設定?《斯卡羅》這部創下公視開台21年來收視紀錄的台劇,到底想要透過戲劇,告訴觀眾什麼?
瑯嶠在哪?柴城、社寮、保力及統領埔位於何處?

瑯嶠在哪?柴城、社寮、保力及統領埔位於何處?

「瑯嶠」是現今恆春一帶的舊稱,這個地名來自於排灣族語的漢字音譯,又稱娘嬌、琅嶠、娘嬌、浪嶠,最早見於荷蘭時期的文獻,音譯為「Longkiauw」或「Lonckjau」。這段史料與「斯卡羅」有關,荷蘭時期(1624至1662年間),荷蘭記載該地為「瑯嶠酋邦」(瑯嶠十八社,斯卡羅酋邦),稱其統治者稱為「瑯嶠君主」,居所為瑯嶠社。
《斯卡羅》角色與各族群關係解析

《斯卡羅》角色與各族群關係解析

《斯卡羅》角色人物,主要可分為斯卡羅人、洋人、清朝、閩南、客家、漢人與生番混血等族群,全劇關鍵角色為温貞菱飾演的蝶妹,她的身份與立場,串起各族群的關連,也推進故事的情節發展。這部12集的公視史詩大戲,主要演員亦跨越各族群、國籍,而臨時演員超過千人,絕大部分更是屏東在地的原住民參與了演出。
「傀儡花」與「斯卡羅」意思,原有何涵義?

「傀儡花」與「斯卡羅」意思,原有何涵義?

《傀儡花》是公視電視劇《斯卡羅》的原劇名,也是原著小說的書名。為何會更改劇名,主因是劇組為了尊重原民對「傀儡」一詞,帶有貶義的感受,因為「傀儡花」(即音為「傀儡番」)是台灣早期漢人對原住民帶有歧視的用詞,為了避免爭議,後來以網路票選方式,改名為《斯卡羅》。不過導演曹瑞原強調「傀儡」本身並沒有貶義,而陳耀昌醫師撰寫的小說書名,設定「傀儡花」的本義也並非如此。
《斯卡羅》故事劇情有何寓意?

《斯卡羅》故事劇情有何寓意?

《斯卡羅》公視電視劇主要改編自陳耀昌醫師的小說《傀儡花》,故事劇情取材自台灣真實歷史的「羅妹號事件」與「南岬之盟」,以戲劇手法及部分虛構的人物角色,帶觀眾看1867年發生的歷史事件,劇中有其特殊的彩虹史觀,是大河劇的表現方式。而蝶妹是《斯卡羅》劇中最關鍵的角色,卻是虛構的歷史人物,究竟全劇如何透過這角色,敘說虛實交錯的歷史事件?《斯卡羅》的故事又何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