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故事劇情有何寓意?

台劇 電視影集

《斯卡羅》公視電視劇主要改編自陳耀昌醫師的小說《傀儡花》,故事劇情取材自台灣真實歷史的「羅妹號事件」與「南岬之盟」,以戲劇手法及部分虛構的人物角色,帶觀眾看1867年發生的歷史事件,劇中有其特殊的彩虹史觀,是大河劇的表現方式。而蝶妹是《斯卡羅》劇中最關鍵的角色,卻是虛構的歷史人物,究竟全劇如何透過這角色,敘說虛實交錯的歷史事件?《斯卡羅》的故事又何寓意?

曹瑞原導演拍得很用心,《斯卡羅》好評仍大於一些爭議,電視劇從首集開始,每集均有字幕說明,「本片取材自真實歷史事件,為使故事內容更具戲劇性與張力,對部分人物及事件進行改編,內容與稱謂亦還原當時時代樣貌,無不敬與冒犯之意。」或許已知戲劇內容只要牽涉到台灣歷史、史觀等,不免都有政治角度批判與爭執。不過,愛德華建議你,先不必在意一些與戲劇不相關的議題,放心的追劇吧!

《斯卡羅》主要角色各有代表立場,因而有其矛盾與衝突處

如果有看過公視最早在YouTube線上播放的12分鐘搶先版,剪輯的精彩內容,應可看出劇中主要角色,各有其矛盾與衝突處,也因其背景,各有代表立場,觀眾在追劇當中,可自行觀察角色在歷史背景上的內心掙扎與決定,不必下太多政治意識的判斷,否則觀劇,反成了一種包袱。

如要釐清《斯卡羅》故事的虛實,最關鍵的人物角色,可以從温貞菱飾演的蝶妹一角談起。蝶妹是《斯卡羅》全劇的關鍵角色,但她並非真實歷史人物,等於故事透過這個角色,處在1867年的時空環境,看待各方人馬。而蝶妹的角色,或者劇中斯卡羅族的地位,如果用政治的角度衝量,當然不免牽扯到一些「台灣」定位的問題,但愛德華寧願把《斯卡羅》的真正故事寓意,看在「生存」這個核心上。

1867年3月,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台灣島南方的七星岩觸礁後,船長及船員等14人,在琅嶠十八社中龜仔甪社的海岸領地登陸,因原住民認為這些金髮藍眼的外人是入侵者,為了替祖先報仇(恩怨可追溯至16世紀荷蘭入侵台灣的爭端),於是「出草」殺害了他們。

當時美國駐廈門的領事李仙得,來到台灣處理此事,清廷以「化外之地」為由,認定難以處理拖延,以致李仙得決定自行解決此事,並引發美國出兵,清廷也動兵,雙方對琅嶠十八社這塊土地都有其爭奪的意圖。美國想收為行政版圖,派兵駐守,清廷則擔心被美國搶走琅嶠,派台灣鎮總兵劉明燈前往龜仔角(今墾丁社頂自然公園)建砲台並調兵駐紮。

《斯卡羅》第一集劇中,吳慷仁所飾演的社寮水仔與黃遠飾演的阿杰對話,可了解當時琅嶠的背景,大致描述琅嶠是不在大清管轄範圍之內的無政府狀態,只有武力才有決定權。第三集必麒麟形容,「瑯嶠,就像女人的雙腿之間!」意即瑯嶠是相當敏感的區域,外人難以進入了解。當時握有實際的治理權在斯卡羅一方,而在瑯嶠境內,還有馬卡道族等原住民部落及移墾的閩、客聚落,內部各族群亦有角力。

蝶妹是虛構人物,卻是串起真實史事與人物的要角

蝶妹一角,即處在各族群的中間,她與各族群都有關係,《斯卡羅》透過這虛構角色,串起不少真實歷史人物。蝶妹被叫「三文番」,因為她是客家與生番的混血,劇中故事會帶到她的身世與斯卡羅有關。而她在醫館與洋行工作,領「三文」的最低工資。

蝶妹連接劇中真實的歷史人物,在原住民方面:弟弟阿杰,即是19世紀末至日治初期的斯卡羅大頭目潘文杰,他曾參與調停牡丹社事件;斯卡羅的大股頭卓杞篤則是其舅父(飾演此角的查馬克法拉屋樂,第一次參與戲劇演出,有沉穩的表演,可惜這也是他最後一次的演出,因罹癌病逝,享年42歲,令人感傷。);伊沙是斯卡羅的二股頭,射麻里社的頭目。

洋人方面則為美國駐廈門的領事李仙得(法裔美國人,法比歐飾演)、洋行上司必麒麟(英國的探險家,周厚安飾演)及海關醫館醫生萬巴德(他曾在台灣打狗一帶行醫,被稱為「熱帶醫學之父」);清廷方面,時任台灣道道台吳大廷及台灣鎮總兵劉明燈(黃健瑋飾演)。

《斯卡羅》的故事寓意,不要僅限於政治角度來看

為何愛德華覺得觀看《斯卡羅》,應聚焦在「生存」的寓意上?劇中蝶妹與李仙得的角色有相似的難處,蝶妹是混血的身分,但客家與原民,都未接納她,而李仙得因是法裔美國人,受到周邊美國人歧視,即便參與美國南北戰爭內戰任公職,身旁的一些美國人,仍不把他當做真正的美國人看待,他心有不平,想力求表現,展現其外交才能,卻也急欲想找被認同與歸屬感,造成後續真實歷史上,向日本規劃出兵台灣及殖民計劃,並以「番地無主論」讓日本做為藉口,隨後1874年,日兵攻台,即牡丹社事件的爭議。

為何要找認同與歸屬感,說穿了原因,就是為了生存,蝶妹因此想要入戶口,李仙得想要證明自己能為美國效力。而《斯卡羅》吳慷仁飾演的阿水( 社寮頭人「水仔」),一樣是求生存的角色,這個虛構人物,有和蝶妹相似的出身,也是混血,父親是閩南人,母親是馬卡道族人,生下即被歧視,不被漢族與原住民認同,他想在琅嶠求生存,混口飯吃,活得相當的卑微。如想了解劇中角色關係,可繼續閱讀:《斯卡羅》角色與各族群關係解析

阿水這個小人物的角色,其實就是那時代,不少先民的縮影,他們想在那時代生存下去。《斯卡羅》真正的故事寓意,就是在說著那個時代,先民生存的痛,與如何想盡辦法活下來的故事,也因族群的碰撞,才有了後來融合的我們。看完全劇,可閱讀:《斯卡羅》結局解析:蝶妹的命運,為何如此安排?南岬之盟的意義有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