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雙面特務》:電影在演一個臥底英文教師的生活日常嗎?

《雙面特務》(The Operative)電影改編自懸疑暢銷小說《英文教師》,但不能以諜報電影,或是特務電影類型來看待,甚至期待以為有懸疑驚悚的間諜行動戲碼,否則進場觀影後,會非常失望。除此,電影節奏緩慢,觀影要有耐心,而劇情並未有詳盡的情報行動計劃描述,主要落在主角黛安克魯格飾演被以色列特務組織,相中到伊朗進行臥底,她在佯裝英文老師後,表達間諜的日常生活與內心承受壓力的掙扎心境。電影結局帶些開放式,未完整交待劇中事件的後續發展,所以觀影後,應該觀眾心理充滿一堆疑問。

那《雙面特務》應該屬於什麼類型的電影呢?愛德華覺得應該歸在描述人物心理的劇情電影,電影在說故事的方式,沒有具引爆力的劇情帶動,也沒有商業片,以情報動作電影的拍攝手法,重點刻畫著主角臥底瑞秋的心理糾結,雖然黛安克魯格有機會發揮到一些演技,但劇情缺乏諜報電影的故事魅力,使得這部電影在各大影評網的評價並不是太好,IMDb僅有5.5分,爛番茄則是40%。

《雙面特務》開局雖帶點懸疑,以倒敘法來說故事,讓人多少有些想了解故事的發展,但卻少了角色及一些情報行動,來龍去脈的背景介紹,使得在觀影時,你可能只知道瑞秋出自單親家庭,與父親不睦,然後與電影的連結在哪?再來你可能還沒搞清楚,到底以色列和伊朗究竟先前發生什麼事件,瑞秋非得去執行這個任務?

所以電影開局的懸疑性,即使後來倒敘來回覆當天的事件,似乎都只是在補充一開始觀眾不知道的故事,並沒有什麼事件的懸疑感,甚至人物的祕密,反而顯得在交待故事中,一個簡單的事,說得有些複雜。

《雙面特務》電影拍攝完全聚焦在主角的心理糾結上,去呈現這臥底角色,如何想「正常」做個英文老師的生活,但電影失分在觀眾對她的背景少了一些更完整的資訊及了解,只覺得她身上一直帶著神祕感和不確定性。

馬丁費里曼飾演的特務主管湯瑪士,是他的長官,也像是她可說話互動的好友,但歷經幾次的危機,使她陷入無法完全相信組織的指揮。兩人在互動少了信任後,最後演變瑞秋從組織出走,進而要出賣組織,換取她的生活和愛人的安全。


【看電影必備信用卡推薦】

如果你到威秀影城看電影,那刷「花旗現金回饋PLUS卡」最划算,周一到周四買票,只要6折起,周末則是85折起,新戶辦卡還有更多好康,點我辦卡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花旗信用卡循環利率:6.88%~15%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預借現金手續費:預借現金金額乘以3.5%加上新臺幣100元,其它費用請上花旗網站查詢。


至於瑞秋在伊朗認識的男友哈德(凱斯安凡飾演),也是陰錯陽差的被捲入後來的核武計畫事件中。瑞秋與哈德交往的情感戲,算是故事重要的一條線,同時也是《雙面特務》電影要呈現女特務遇到生活情感的難題,對自己模糊不清的身份,產生的不安全感(墮胎一事應可再深入刻畫她的猶豫)。

從《雙面特務》電影可裡看出瑞秋這特務角色的情感矛盾處,由於臥底工作,帶著不可曝露真實身分的壓力,又得隨時擔心自身的安危,但長期在異鄉生活,情感的空虛,需要慰藉的心理,遇到了愛情,連她自己都不知到底付出的情感是真是假,直到哈德被她出賣,為了再見到哈德,才證明自己的內心是在乎哈德的。

至於《雙面特務》結局,為瑞秋阻擋狙擊手刺殺的湯瑪士,被組織所捕,瑞秋跑到地下鐵,是否能脫離組織,是否成功救回哈德,似乎已不是電影故事想要說的重點了。

不少影迷,先前可能看到《雙面特務》電影類似這樣的宣傳文字,「繼《紅雀》之後,又一雙面女特務間諜片登場!」,但《雙面特務》與《紅雀》真的有很大的差別!可參考閱讀:【影評】《紅雀》:女間諜的色計馭心術

 



精選閱讀推薦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