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血觀音》:「我是為你好」的魔女養成教育

《血觀音》電影故事時間設定在80年代的台灣,以政商勾結炒地皮為背景,用骨董商棠家三代的女性角色,刻畫出一個暗黑的女性世界。劇中三代的女角,都算是魔女了,從始作俑者棠夫人,先後養成棠寧、棠真。劇中棠夫人的「我是為你好」一詞,看似以愛為名,卻是假菩薩心的讓觀音染血,把孩子複製成像自己一樣的魔女。

劇中三代的女演員,各司其職,演出一場好戲,惠英紅、吳可熙及文淇把彼此錯綜的家庭關係,詮釋得到位,觀影時,可留意演員的飆戲。惠英飾演的棠夫人內心最狠,慎密算計,她是魔女也是魔女們養成的導師;吳可熙飾演的女兒棠寧,看似行為放盪,但仍為母辦事,在一次次見到母親的心狠手辣,只把人當棋子,逐漸從迷失中醒悟;文淇飾演棠真,是棠寧的女兒(而非妹妹),是棠夫人的孫女(而非女兒),但她從小被隱藏的身份,壓抑與寂寞心靈,像是聽話的孩子,卻是在棠夫人以愛為名下,控制欲調教出的接班魔女。

《血觀音》中影射的政治鬥爭、喬事的白手套,甚至南部的草根、鄉土習俗冥婚等劇情,有點寫實但又些荒誕,劇中加了台灣歌仔說唱(唸歌仔)藝術家楊秀卿從開場至結尾,穿插的野台說故事旁白表演,讓故事就是野史、民間軼事,既真實感又似乎憑想像添油加醋,至於信不信就由觀眾自己決定感受。

故事也連結到現代的時空,魔女棠真長大(柯佳嬿飾演)接手家族企業,為這魔女的家族做結。劇中棠寧一角用麝香貓咖啡比喻炒地皮,十足諷刺了這些政治黑暗的狗屁倒灶屎事。楊雅喆用《血觀音》的故事諷今,電影雖說過去30年前台灣政商勾結的黑暗事,但30年後的台灣政商關係,似乎仍不離這些勾當。

棠夫人為何怎麼狠心?動機是男人,還是政治陰謀?她想當地下主席夫人?還是政治可以賺更多的錢?這些或許都是她走火入魔的原因,因為這些動機,她為了達到最後一步,竟在必要時刻,寧可犧牲女兒棠寧,完全不帶親情,女兒仍只是個人頭,而在犧牲前,實質她已做好盤算,如果棠真長大就可取而代之。

棠寧是三代魔女中,慢慢從迷失中覺悟的,她感受到自己母親的恐怖與陰險,為了自己的利益,弄出人命也在所不惜,她的角色夾在中間,充滿矛盾,她渴望自己得到母親棠夫人的愛,卻又害怕自己女兒陷入,她想擺脫母親的控制,得到自己的自由,卻又經常陷入嗑藥、性愛成癮的自我麻醉,她不想當工具人,又不斷讓自己陷入。

當棠寧的人生清醒,不想再錯下去,最後想帶著女兒棠真逃離母親,卻因長期與女兒的疏離,女兒無法信任她,而女兒從小在棠夫人的教化下,只聽從棠夫人的安排。在棠真心裡,她厭惡有棠寧這樣不檢點的母親,覺得棠夫人的交際手腕優雅,才是她想要的,而她從小只覺得棠夫人的所做所為,才是為她好。

《血觀音》三代女角,棠真無疑是最隱形的魔女與惡女,當她小時在醫院看到林翩翩(温貞菱飾演)需要急救時,她是冷血有心機的,因為她也想占有愛,她喜歡林翩翩的男友Marco,只不過最後,她的少女情懷有點痴傻,在火車裡的一段,才知原來林翩翩也是一個控制型的魔女(這戲裡的女性角色,幾乎都是魔女心機),愛情不是如她想像。

《血觀音》裡用盡心機、算計的手法,描繪不少最毒婦人心,故事雖然以女性為主,但人性的黑暗,不分男女皆是如此,看完有點沉重,因為太黑暗了,而魔女的養成教育也實在可怕,劇中象徵父權的骯髒政治,不論是議長、或是後來現身的馮祕書長角色,有著地位與金權,都提供了魔女作惡的溫床。

上 / 下一篇文章